知識產權怎樣走得更遠
星期四, 12/27/2018 - 00:00

雖然在1000多年前,中國宋代就出現過版權的萌芽,但是世界第一部版權法卻是300多年前在英國誕生的。雖然中國的清代和民國都頒布過版權法,但由於曆史原因,中國的版權製度的實施,的確是在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才開始的。

中國的著作權法是1990年中國全國人大審議通過、1991年生效。1992年,中國加入伯爾尼公約,成為第九十三個成員國。但那時候,中國版權保護的環境並不樂觀,侵權盜版現象還屢見不鮮。

舉個例子,當時有一首歌叫《十五的月亮》,唱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但作曲家隻能拿到16元的稿費,被戲稱為“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其中包含著詞曲作者的無奈與心酸。來自國際方麵的壓力也不小,時任美國電影協會主席的丹·格裏特曼,曾經擔任美國國會議員和農業部部長,他每次來中國都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到過街天橋下麵或大商場門口買一疊盜版光盤,然後去中國國家版權局投訴。

後來,隨著互聯網崛起,中國麵臨著在現實環境中和網絡環境中治理侵權盜版問題的雙重挑戰。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同時簽訂了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到現在不到20年時間,情況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中國政府積極出台修訂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以及多部司法解釋,組建專門機構,紮實推動版權執法專項行動。中國政府在打擊侵權假冒、保護知識產權方麵做出了積極努力,成效顯著。據統計,十幾年來,每年追究高達幾十名上百名侵權盜版者和假冒偽劣商品製作者的刑事責任,工商、版權、專利等行政查處罰沒的效率更快、範圍更廣、力度愈來愈大。

比如,中國國家版權局開展的“劍網行動”。自2005年開始,中國國家版權局聯合公安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原信息產業部)和網信辦(2015年加入)連續13年開展“劍網行動”,有效治理了網絡環境中的侵權盜版行為。現在,正規持照運營的視頻網站、音樂網站和文字、文學網站版權秩序良好,據監測,其所有作品的正版率不低於97%,其中視頻網站的正版率更高。

網絡中的侵權盜版問題仍然存在,但基本屬於兩種情況:一種是屬於惡意侵權盜版的三無網站(其中有60%的三無網站服務器設在境外),占據絕大多數;一種是屬於民事訴訟範疇的版權糾紛。前一種需要刑事、行政執法部門加大力度並開展國際合作進行嚴厲打擊;後一種情形應通過訴訟、通過法院來裁定。因為屬民事糾紛,還應當大力倡導由社會公共機構協調解決。

如果說10多年前,中國知識產權的主要矛盾是保護不夠,那麽現在,中國進入提質增效的新時代,中國的知識產權也進入了創造、使用、管理和保護並重的階段。認清這一點是極為重要的。在新時代,創新與知識產權的價值更高更大,是推動經濟文化與社會發展的主要驅動力。AG视讯需要有一個更好的創新環境,因此需要繼續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在這個前提下,創新能力與推動創新成果的使用是更為重要的因素。

知識產權製度的初衷是鼓勵創新,推動使用,實現創新的權利人和創新成果的使用人雙方利益的基本平衡。也就是創新的權利人能夠合理地獲得報酬並保障人格權,以便激勵他們不斷地持續地進行創新;而使用者在支付版權費商標費專利費後,能夠在生產複製和推廣傳播的過程中獲得企業生存與再生產的能力。權利人和權利使用者的平衡,最終的目的是惠及全體民眾,也將促進社會和諧。

整體而言,權利與權利使用現在基本上是平衡的。權利人拿不到錢的情況早已成為曆史。但是,如果權利人或者個別表演者報酬過高,也必將傷及相關產業的發展。從根本上說,這也是不公正的。

因此,權利與權利使用的平衡成為評價知識產權的一個重要標準。假如不知道一項專利、版權、商標在前期研發上投入了多少,而隻知道定價是多少,專利費、版權費需要交納多少,那麽,這是不透明的,基於這種不透明,AG视讯很難衡量權利人和使用者雙方是否平衡,也得不出能夠惠及社會與公眾的結論。

知識產權製度的建立,在全球範圍內推動了經濟與社會的發展,而且正在發揮著愈來愈大的作用,當然,也還存在著需要麵對的問題。在知識產權製度實施中,不僅要麵對問題,解決矛盾,推動發展,也需要回顧一下,當初為什麽要建立知識產權製度,現在有無偏離。隻有不忘初心,AG视讯才能走得更遠。

來源:人民網